博客网 >

以怀旧之名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以怀旧之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玄木

我们要判断一个人是否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除了看他的身份证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跟他谈论《变形金刚》和《葫芦兄弟》。《变形金刚》真人版业已掀起风暴,现在轮到《葫芦兄弟》电影版华丽揭幕。电影版《葫芦兄弟》几乎没有任何新料加入,完全是把原来分成13集播放的电视剧版用剪刀、浆糊来复制、粘贴一通,将几道菜烩在一起,炒成一锅隔夜饭。这饭一隔就是二十年。

二十年后,葫芦兄弟还是那七个有特异功能,仅以头顶葫芦和几片叶子为演出服装的胖小子,但F7的“父母”——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早已不复当年。这个美影厂不是那个曾经创造出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哪吒闹海》、《三个和尚》、《黑猫警长》,让孩子们津津乐道的美影厂了。60年代,上海美影厂就拍出《小蝌蚪找妈妈》这样的水墨动画,而日本的动画之父手冢治虫更是受万籁声《大闹天宫》的影响而立志进入动画业的。万籁声先生逝世20周年纪念时,上海美影厂的一个小馆举办了万先生的作品回顾展,门可罗雀。与此同时,日本也为万先生举办了纪念活动,声势是美影的那个小馆无法比拟的。前几年,《宝莲灯》的出现曾让我们对上海美影厂再次充满期待,结果这部长片完全照抄老美的动画风格,让人大失所望。如今看到的电影版《葫芦兄弟》则更像是以怀旧之名来圈钱的,原创动画的尝试失败让他们宁愿选择用动画“纪录片”来找“情感记忆”收银子。

情感记忆多厉害啊,跟机器猫口袋里变出的“随意门”似的,可以让人穿越时空。而怀旧风连门都可以不要,直接把你往过去的影像上吹,他们要做的不过就是重叠记忆。这种怀旧的强劲回潮构成经历消费社会的一个侧面:它不再只是追求物质享受,而是要出售和购买怀念过去的情感,在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之上,又多了属于记忆的价值。同实在相比,同我们实际上经历过的生活相比,只能在回忆中实现的认识和体验,都不过是一些抽象的东西,也就是感情。感情这东西想必是太稀缺,所以即便是看过之后感到愤怒的我们,还是会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电影院排队买票去认领物事人非的童年。
 
那些关于过去的情感披上各种各样的外衣出入于各种时尚场合,它们可以是LV的旧款包,可以是卖价惊人的复古家具,也可以是我们的童年记忆在豪华影院的80分钟重现。“回忆”这玩意儿被无数人用千百种不同的方法去“压榨”,如同一大锅熬了些年头的中药,什么都有,又什么都难以分说,一会儿似危兆迭出,一会儿又似奇迹频生,事情好了不知是哪一味药奏了效,事情糟了也不知是哪一味药添了乱。《葫芦兄弟》就这么糊里又糊涂的,赢了票房,输了回忆。最最不忍心的是还要看童年的F7即将和梦工厂制造的原创外国熊猫对打,情感上,我站在葫芦兄弟们这边,一步也跨不过去,但从理智上来讲,怀旧片拍成这样,我们去电影院真个变成了一种关于怀旧的行为艺术。

<< 吼吼吼,谢谢大家 / 毕业及其它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玄木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